群英荟萃 首页>群英荟萃
朱冰贞:京剧做媒的闺门旦
发布人:admin 发布日期:2017-03-13

2017031313301489383043334046335.jpg

毕业5年,朱冰贞的两部大戏分别是《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和《牡丹亭》中的杜丽娘,对于一个新人来说,运气简直好到爆表。从京剧的青衣刀马旦转变为昆曲中的闺门旦,朱冰贞说,老天已经给了我这么好的机缘,除了努力去唱好,还有其他选择吗?

拍摄朱冰贞的时候,是她一场演出结束之时,她在后台倒腾出几件中式的礼服,比在身前让我看,哪一件更好看,一派小女人之态。穿好了无袖的旗袍礼服以及10厘米的高跟鞋,她轻声抱怨已经没法好好走路,而室内寒冷的温度也让她不得不裹紧身上的大衣。打扮好了走到台前,在等待摄影师调试灯光时,她竟然就放肆地坐在台板上,鞋子也脱下来放在脚边,精致的小脸仰起来默默地看着摄影师工作,这样的状态自然不是端庄秀丽的闺门旦,却是真实的朱冰贞,一个不做作、自然状态下的朱冰贞。

 

从刀马旦到闺门旦


对于朱冰贞而言,学戏算得上家学渊源,父亲就是徐州地区知名的地方戏演员,她自然从小就被安排习武学戏。但当时她学得并非昆曲而是京剧。别看现在是北方昆曲剧院的重要演员,朱冰贞的科班其实是京剧的青衣刀马旦。“我当年考戏校的时候,昆曲班也招生了,但却是二十年来第一次招生,还没去我们徐州地区。刚好我老爸也担心我适应不了昆曲的苏白,于是让我报考了京剧。”进了戏校之后才发现,原来京剧班和昆曲班的学员基础课混着上,排练场紧挨着,大家一起过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日子,想不受熏陶是不可能的了,在那段时间里,小冰贞不记得看过了多少名家大腕演的昆曲,“当时也听不太懂他们的唱腔,唯一的感觉就是,真美,那身段,那做派处处透露出一种江南女子的婉约,与京剧的大气疏朗绝对是两个路数。”在大学里,昆曲其实是朱冰贞可以选修的课程,但尽管很喜欢,她却并没有系统学习,只是在不断地看和听的过程中加深自己对昆曲的认知和了解。直到大学4年级时,一个契机的来临……

快毕业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朱冰贞被选中学习一出昆曲的折子戏《百花赠剑》,并被安排作为张火丁京剧演出的垫场节目在上海演出,演出结束之后,朱冰贞捧着一份当日的报纸轻声读着上面关于自己的报道不禁失笑:“青年昆曲演员朱冰贞……”当时的她,只是觉得有趣,自己怎么就变成昆曲演员了?随即又觉得昆曲演员也不错,反正不也是学东西嘛。

如果说当时的垫场是将朱冰贞往昆曲的道路上引领的第一个契机,那么第二个契机则是她大学毕业的分配。也许是因为有了上次的经历,加之从小就对昆曲的熟悉和喜爱,从京剧专业大学毕业的她,投考的第一份工作竟然是北方昆曲剧院。入院考试时,朱冰贞唱的是《昭君出塞》,这一出带点硬朗风格的戏被她这个青衣刀马旦演绎得相当成功,于是院长一锤定音,留下了她。朱冰贞说:“在进入北昆之前,我完全不知道我自己的路数跟院长的路数很相似,我想得特别简单,只是觉得京城的演出氛围好,而北方昆曲也不存在苏白的问题,那么多同学都递了简历考,我也试试呗。”这一试,就让朱冰贞从京剧的刀马旦“试”成了昆曲的闺门旦。严格意义上来说,她是进入了北昆才开始系统地学习昆曲,幸亏之前多年,她对昆曲的热爱和认知,以及京剧科班的学习,这些积淀,帮她能成功转型。

朱冰贞的心很大,个性像男孩子,没有太多顾忌,只要是自己认准了的路,就坚定地走下去。转型这么大的事情,在她心里却简单得如早上是喝豆浆还是牛奶一般简单。“我没想那么多啊,我觉得干这份工作是给我自己干的,开心学习也是给自己学的,学习是往自己兜里塞东西,不是给别人的,所以也没必要跟别人比。跟自己比吧,比自己现在强就行了!”

 

从林黛玉到杜丽娘


进入北昆4个月之后,朱冰贞的第一个挑战就到来了。北昆开始编排全新大戏《红楼梦》,要选角,朱冰贞被分配到黛玉组,这让她自己都有点懵。刚进院不到半年的新演员,而且也不是科班学昆曲的演员,能参与这样的大戏?但多年学戏的经历让朱冰贞对于吃苦这件事早已习以为常,行还是不行,只能舞台上见。这一刻她才开始真正从京剧的刀马旦向昆曲的闺门旦转型。

“唱昆曲比唱京剧更累,因为要边唱边动。如果你仔细观察下歌唱演员,就会发现多数人都是站在原地唱,尤其是美声啊,民族唱法的,如果让他们边跑边唱,哪怕只是走几步,很可能气息就不稳,就没法唱了。但昆曲不行,就是要边跑边唱,所以就特别累,有时候甚至累得张不了嘴。刚改的时候,还有个最大的困难是会流口水。昆曲不像京剧,中间还有过门,能让人喘口气,咽咽唾沫。昆曲都是一大段连着唱,气口特别不明显,都是偷着换气,还需要边走动边唱,经常是唱着唱着就流口水了,刚开始真是特别不习惯。为此,我特意请教了院里同样从京剧改昆曲的同事,人家告诉我说,习惯了就不流了。”朱冰贞说,现在她已经不再有这样的问题了,但为了习惯这一点,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

谈及对京剧和昆曲的感情,在朱冰贞的心目中,这两种艺术形式其实是相融的。“我觉得京剧应该算是哺育了我吧,从小就是吃着京剧的奶长大的。京剧功底帮我打下了非常规制的基础。昆曲则是开发了我性格中的另一面,学昆曲的女孩都是那种单纯的,慢慢的感觉。”其实,这样的界定一点儿都不符合朱冰贞给人的印象。她自己也说,从个性上讲,她跟林黛玉也好,杜丽娘也好,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自从演了林黛玉,发掘了我很多的潜力,原来我是一爷们,选香水我喜欢的都是古龙水,什么麝香啊,草木香啊,就喜欢那类比较阳刚的味道。但现在,我开始喜欢甜香了,也给自己买小雏菊味的香水了!”

看着朱冰贞甜美而妩媚的笑容,很难将她归为女汉子一族,她自己则坚持说,尽管改唱昆曲的这些年,她已经越来越被激发出女性的魅力。然而,她的心一如既往。不管有什么样的经历,她总能大而化之的对待,就像刚刚结束的大戏《牡丹亭》,她甚至不会去关心网络上戏迷们的评论到底是褒还是贬,她关心的是,当初她担心自己的能力盯不下来这么一出大戏,而如今她做到了。每次,只要能赢过自己,对她而言,就是胜利。

小时候,朱冰贞想当考古学家,长大后,她爱上了写大字画油画,朱冰贞说,她特别适合将全部的心思都专注在一件事上。而在未来的日子里,朱冰贞说,因为这份专注,她还能继续赢自己。

 

朱冰贞的关键词

l  搭档

昆曲中的搭档太重要,因为昆曲太细腻了,一出对手戏台上三十分钟,台下两个人不知道得对多少遍。我跟翁佳慧演完《红楼梦》,社会上评论说,我俩是“两小无猜”,从我自己的感觉而言,我觉得我俩的气场各方面都还挺搭。那话怎么说来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虽然她是半个男的,但经过这几年的磨合,我俩已经开始建立默契了。翁佳慧本人表面很汉子,看她走路做事都大大咧咧,其实,她内心特别细腻,很上海的一个小女人,生活中比我女人多了!

l 枕边书

《匆匆那年》,其实,都没看完,刚看到一半就开始排演《牡丹亭》了,一开始排戏就不能看了,不敢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