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荟萃 首页>群英荟萃
翁佳慧 和昆曲谈场恋爱
发布人:admin 发布日期:2017-03-13

2017031313281489382931108022458.jpg

采访时,她的第一句话是,她不爱唱戏。但她却是当今年轻昆曲演员中最优秀的女小生之一。

生活中,她是纤细优雅的女子,舞台上,她是俊朗帅气的书生。

她用苹果6 Plus,喝星巴克,读时髦的文学读物……以最现代的方式享受生活。

她拜师,练功,教戏唱戏,坚守着数百年来昆曲的行规,以最传统的状态展现昆曲的静谧之美。

翁佳慧,以这种独特的矛盾与和谐,演绎着自己与众不同的人生。


最近,北昆连着排演了几部叫好又叫座的大戏,年轻一代中担纲主演的小生正是最近刚刚从上昆调入北昆的女小生翁佳慧。周末,跟佳慧约好在星巴克见面,她衣着简单时髦,精致小巧的面庞上干干净净。之后,她用“精致”的嗓音讲述自己的经历,听着听着,仿佛又回到了舞台,仿佛感受到她身上流露出的古典优雅的气质。或许,这是昆曲之美在她身上慢慢绽放开来……

然而,采访开始,她第一句话竟然是:“其实,我不爱唱戏”。


不爱唱戏的当红小生


不爱唱戏的翁佳慧却偏偏是昆曲圈里炙手可热的当红小生,既然不爱,她又是如何熬过辛苦又乏味的练功过程,取得今天的成绩的?“你一定记得鲁迅先生的《社戏》中对老旦的描写吧?鲁迅先生说,他最怕老旦,一碰到老旦就忍不住要打哈欠,甚至最后熬不住就回去了……这就是我的写照。”翁佳慧巧笑嫣然,讲述着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其实,她比鲁迅先生更甚。“当时只要家里的电视机在戏曲频道,甭管是老旦还是老生,我一定是要换台的。”

作为典型的上海姑娘,翁佳慧自幼接受的多是西方文化的熏陶和影响,小时候她喜欢话剧,甚至在初中时就上过话剧培训班,也心心念念将来成为一名话剧演员。没想到,机缘巧合,她却考入了一家戏曲学校,当时的她沾沾自喜,满以为自己离话剧又近了一步。入校第一天,老师组织所有学员去看戏,翁佳慧记得很清楚,那是她第一次看昆曲,当天上演的曲目是《牡丹亭》,在那一刻她被“震”了,原来昆曲这么美,原来自己未来将要学习的东西这么迷人?原来舞台上饰演帅气书生柳梦梅的演员竟然是女性?那一刻,翁佳慧被昆曲,被岳美缇迷醉了,这一场演出迅速颠覆了她的话剧梦想,从而开始了她的另一段人生,而那位迷醉了她的昆曲名角岳美缇,也成为了她正式磕头拜的恩师。

提起与岳老师之间的渊源,翁佳慧有说不完的话。看翁佳慧的个人条件,理所应当是唱旦角的,她也的确唱了一段时间旦角,但是在这段短暂的时间里,她却始终放不下舞台上帅气的柳梦梅,她觉得自己应该去唱小生,因为唱小生就能拜岳老师为师了。也许是有志者事竟成吧,经过短暂的调整,翁佳慧顺利转行成为小生,也顺利拜入了岳美缇老师的门下。


微缩生活圈中的广阔视野


学戏的过程单调而清苦,翁佳慧说,当年在戏校,他们是被校园与社会隔绝开来的。除了周末可以回家,平常就只能留在学校里。上课,练功,两件事已经是生活的全部。佳慧说,当时全国热播《还珠格格》,但他们学校是不允许看电视的,一位神通广大的同学找来了一部能接收电视频率的收音机,所以,她的《还珠格格》是听完的……

尽管天赋不错,但在学戏的过程中,翁佳慧还是遇到了不少问题,相对于男生而言,她这个女小生要付出的更多。就拿跑圆场这一件事来说,男生因为体力比她强,练习时往往不用花太多功夫就能达到老师的要求,而她却要特别努力方能勉强跟上。幸好,翁佳慧的个性要强,做一件事总要做到最好,尤其是拜在岳老师门下之后,能得到自己仰慕的老师的教导对于佳慧而言,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的目标都是成为她(岳美缇老师)那样的人。”在跟岳老师学习的过程中,也曾经有一度,翁佳慧险些遭遇滑铁卢。“当时,我有个毛病,唱戏的时候总是法令纹这个位置使劲,老师就跟我说,你去把这个改过来,改不过来就没法唱了。”为了这一句话,整整一周的时间,翁佳慧几乎所有醒着的时间里都是在镜子跟前的,对照自己的表情,强迫自己改正,一周之后,当她回到老师跟前。岳老师看完,只淡淡地说了一句:“不错,改了。”听在翁佳慧耳中,这四个字简直就是天籁。

那些学戏的辛苦,翁佳慧其实已经不愿多谈,毕竟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的她已经顺利从戏校、大学毕业,成为专业的昆曲演员。虽然,生活圈子依旧简单。“除了圈里人,我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偶尔也会感叹自己的生活太简单了,但也正因为简单才能长久。”

已经传承了600多年的昆曲这些年其实并不景气,身边的不少人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改行了。翁佳慧却一直坚守着自己喜欢的艺术。她说:“对于昆曲的感情,这些年也在慢慢的变化,从执着的迷恋变成了一种平平淡淡的热爱。如果当初没有昆曲,我可能就会像初中同学们一样,过一份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恬淡日子,而昆曲则让我有了守护一件事的理由,因为昆曲,我跑了很多地方,开阔了视野,也提升了审美和艺术的品位。”

“刚入行时我说,我的生活是昆曲,而现在我要说,我的生活里有昆曲。”翁佳慧这两句话,总结她与昆曲之间的感情,还真有点像恋爱。她说,她现在已经不再介意昆曲能给她什么,她又能给昆曲什么,如果一个人的生活中只有昆曲,那它的艺术的创造力也会受到闭塞,只有一个人阅历丰富了,把这些阅历积累在一起,变成了故事,再把它们搁到昆曲里面去,才能丰富昆曲。

有了这样一份平常心,翁佳慧的目标变得非常具体,用生活来不断丰富自己,然后好好唱好戏,作为一名演员,最成功的事情,不就是唱好一出戏吗?


翁佳慧的关键词

l  搭档

搭档其实是更丰富的关系,既是工作上合作的伙伴,又是朋友,需要默契,需要理解和包容。朱冰贞?她很有趣,有点像外星人,我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恐龙”。因为我们常常一群人在聊天,一个话题说完了,转换另一个话题了,5秒之后,冰贞忽然说:哎,你们刚刚……就会让我们感觉,她仿佛又是跟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上。

l  枕边书

《追风筝的人》刚看了前面几章,我觉得我的心要流泪了,作者的文字那么细腻,可又不是用华丽的辞藻来堆砌,而是特别朴实真挚,让人读了就会感同身受。

l  旅行目的地

下一个目的地会选择青海。就想去看看那里最原始的自然风光。

l  最爱的昆曲人物

《玉簪记》,小生潘必正爱上了一位道姑,这是一个很勇敢也很浪漫的人物不是吗?而且,这个潘必正的性格里有些小幽默,有些小纯真,很可爱。